黃立民教授

我大概有四點跟大家講。

第一點就是目前從「中研院」的研究,這個病毒從武漢 剛出來的時候有分六型,一二三四五六,現在全世界大概只剩下一型就是「第六型 D614G」現在所有的病毒幾乎都是它的後代。

很明顯就是這些病毒競爭,一定會競爭出一支優勝者,目前的優勝者就是 「D614G」不管是南非株、英國株都是它的後代。

這個病毒還繼續在變,目前最大的問題是「南非株」。

南非株目前看起來它的抗體比起野生株要低六倍,也就是如果本來你的 抗體是 256,你如果變成南非株,你會變成 1 比 40,那 1 比 40 有沒有把握就很有爭議,就很不清楚了。

大家也聽說過有些廠商說要多打一針,譬如說我打三針來預防。

不過現在比較新的策略是第三針要改變,例如對抗南非株第三針要南非株的病毒去當第三針, 那這個在做臨床實驗。

所以其實就跟流感越來越像,將來每一年大概都會因應新 的病毒去做新的疫苗。

再來,大家對打了疫苗可能會「血栓」這個道理我想很多人都知道。

就是這些病毒的蛋白會跟「血小板」上面的第四型蛋白會接在一起,接在一起以後,我們的「免疫球」會認為這個新接在一起的蛋白是外來的,就會對這個新的外來蛋白產生抗體。

血小板的第四因子被這個抗體接觸後使得「血小板被活化」。血小板活化起來產生血塊然後就產生血栓。

這是一個新的疾病,因為它跟傳統的「血栓」不一樣,傳統的血栓都在我們的身體,如「腳」這種地方的「靜脈」。可是這個新的血栓位置不太一樣,它 要嘛在「腦」或者在我們的「後腹腔」或其他「內臟」附近。

所以這算是一個新的疾病,目前看起來所有的「腺病毒」都有風險,那 「AZ 疫苗」目前 是比較清楚風險是存在的,歐洲認為 AZ 疫苗的風險是「十萬分之一」。

嬌生的風險還不是非常清楚,可是他們也認為嬌生也有風險,歐盟認為嬌生要把這個寫入它的副作用,所以這個是目前的狀況。

全世界疫情不樂觀,主要是因為「變形病毒」越來越多,然後全世界接種率實在太差。

差不多三天前我去查過,整個歐盟接種率還不到百分之十,只有英國比較 好一點,在三天前英國就接近百分之二十,美國在三天前只打了百分之二十五, 那已經算不錯的國家。

日本據說打不到 5%,所以它想要靠打疫苗來辦冬奧,其實也是非常困難。

基 本上就是很多國家的國民,連大陸的居民對大陸疫苗也沒有什麼信心也打得不高。 這個是目前整個防疫上最大的問題,就是民眾對疫苗有一些疑慮。

我認為台灣今年年底是絕對打不到群體保護率的,因為他打到群體保護率要 65% 的台灣人口有保護率,要 65%的台灣人有保護率的話,莫德納效果是九成,必須 打到六成人口。如果打 AZ,AZ 如果是七成的效果,你要打到九成才夠。

以台灣目前狀況第一個疫苗不夠,第二個,接種率也不會那麼高。

所以今年年底的防疫 策略就是自己要打或者診所員工要打,讓診所盡量恢復正常,這是今年的防疫策 略。

我跟顏醫師不一樣,是如果有得選擇,我還是會選擇效果比較好的那一支, 就是「莫德納」

至於莫德納會不會進來,我聽到好幾個消息莫德納「六月」可能左右會 進來。我想這個就可以應付醫療工作人員的需求。

「國產疫苗」一定要做「第三期」不然很難出去,這是顏院長也有提到的,如果國產疫苗這幾家公司都保證要做第三 期這是好事情。
不過他們一定要早一點做,不然越晚越難做。

而且現在做第三期, 你必須給另外一組要打對照組的疫苗,不然 IRB 可能都過不了。所以就會更難做, 錢要花更多。

台灣這三家廠商是不是都願意做,我也不清楚。這個是要鼓勵的。

我個人的意見是,AZ 疫苗的話就把它退掉了,我們一定要買 AZ 一千萬劑嗎?

我覺得這個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,你退掉就賠錢,多進一點別的也可以,也不是因為合約,合約如果有罰款就罰款,罰了就算了。

我不太認為我們可以把一千萬疫苗打完,即使顏院長非常地大力地鼓吹,我也不認為我們打得完一千萬的疫苗。

基本上我還是就是覺得大家要打,只要有好的疫苗進來,趕快鼓勵自己身邊的診所員工趕快去打,不管怎樣,我們的醫護是優先人員,應該是打得到的。

剛剛有個問題就是說國產疫苗到底會不會得到國際的承認,我可以跟大家講, 它不做三期就不會得到承認,它一定要做三期,我們現在要鼓勵它去做三期,真的知道它的效果。

因為它可以高達 89% 像 Novavax 公司的疫苗。也可能低到 50%,像科興的全病毒疫苗,所以它的範圍是很難去猜測。

政府應該補助第三期 臨床實驗的錢,政府不一定要跟它保證採購,因為它只要能夠做完第三期臨床實 驗,證明它有 80%左右的把握力,它就很有競爭力,它今年賣不多,明年也會繼 續賣,因為這個疫苗不是一年的生意。

政府一定要給它 promise,早一點讓它願意去做。因為這個第三期臨床實驗, 最少十億台幣起跳,甚至有些公司花到快一億美金做一個臨床實驗。

第三期因為 要做五萬個人,而且還必須準備一半的人可能要打另外一個疫苗來做對照組,那其實也要錢,而且也不見得調得到那麼多疫苗。

政府有沒有下定決心去輔助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。

以我對我們國家的會計 制度、財政制度的了解,這個東西是很困難的,要突破法令。

我覺得我們也並不是買不到輝瑞,因為我看過報紙,大陸復星說我可以賣你,其實我們可以談一個 deal 就是我直接從德國進口,我給德國錢,德國錢要分給復星是他家的事,可是我疫苗還是從德國進來,只要輝瑞不阻撓就好,復星還是可 以拿到利潤,我們就可以買到輝瑞的疫苗。

可是我覺得現在有些時候是「政治」上的考量。

我們的疫苗取得還是要多面向,可以盡量去爭取,輝瑞也可以去爭取。

至於 莫德納有沒有要來,我只能說我聽到的消息莫德納應該會來,那當然這個東西沒有來以前,都是沒有人可以確定的。
Past 31 days
Total Visit: 10
Comments from people reporting this message

口氣很像。到底是否是黃教授說的,待查清。

There are 0 fact-checking replies to the message
There is no existing replies for now.
Add Cofacts as friend in LINE
Add Cofacts as friend in LINE
LINE 機器人
查謠言詐騙